半瞎
nothing
 

最肯忘却古人诗
最不屑一顾是相思

世人谈我功过,俱可一笑置之,唯独你喜怒哀乐,常在我心头。古人有言“我有一杯酒,可以慰风尘”。
  对我而言,兴许与你浅浅数年缘分,亦足以慰我平生。
  纸短言长,不及细表;阅信之时,我或已回到鲜卑神山,终此一生。
  来日遥望远方中原大地,知你远在江州,却与我同在一片灿烂星河之下,此生足矣。

© 半瞎/Powered by LOFTER